彩票快三计划-pk10计划软件手机版ios_pk10计划倍投器_北京赛车pk计划app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 > 护花小村医

护花小村医

护花小村医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8-10-20 13:52

评语:一部灵异言情小说,小说题材新颖,文风细腻,情节设置不俗套,是言情小说里的一股清流,非常难得的好文,值得阅读,大力推荐。

标签:
经典小说《护花小村医》由钢炮儿倾心创作的一本异能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陈波陈波,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徐会计,你是不是看错了?再说凤仪也不像是那样的人!”...

精彩章节

伴随着最后一声高亢的叫声,大帐停止了晃动。

衣衫整洁的陈波下了床,再次看了看安静睡着的凤仪婶,陈波擦了擦汗。

感受到手臂的酸麻,陈波不由得感叹这毒苍蝇可真厉害。

许久之后,房间里响起凤仪婶弱弱的叹息:“小波,刚才真是多亏你了!”

双腿间传来的酥麻之感令她止不住的羞涩和尴尬,尤其是一想到自己在陈波面前表现出那样的一面,周凤仪的脸红得都快滴出血了。

“窸窸窣窣!”

陈波还想说什么,这时候,外面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

“快点,那对狗男女就在里面,我亲眼看到的!”外面传来徐会计的声音。

陈波一惊,急忙扒在墙上隔着缝隙往外看。

只见徐会计以及村长带着村里的人往凤仪婶的家里进来了。

领头的村长孙长贵一脸正气的问道:“徐会计,你真的看见了陈波和凤仪私自苟合?”

周长贵说话的声音很大,似乎是故意说给身后的村民们听的。

“那可不,村长,他们实在是太不像话了,有悖人伦,尤其是凤仪,不守妇道,简直是丢尽了我们桃花村的脸,我建议抓到后直接将她浸猪笼!”徐会计忿忿不平的道。

在来之前他就得到了孙长贵的授意,既然周凤仪不从,那索性一不做二不休除掉她,这样不但能避免事情败露,还能得到周凤仪家的那块地。

哪怕周凤仪当众戳穿自己给她下毒苍蝇,徐会计和孙长贵也有那个自信为自己辩证清白。

看他俩人一唱一和的,身后的村民都有些信以为真了。

见此,陈波差点没被气死,孙长贵,徐会计,你们两个不要脸的东西,自己谋害凤仪婶不成,还想赖我头上。

“凤仪婶,不好,他们带着人来了,你家还有别的出口没?”陈波急忙焦急的道。

“没了!”凤仪婶急得满头是汗,她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无意中看到了一个自己洗澡用的大木桶后,她脸色变了变,接着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旋即轻咬贝齿指着木桶说道:“小波,进去!”

“啊?”陈波看了看木桶,发现里面装了半桶水,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啊什么,快进去!”听到门口的声音越来越近,凤仪婶再也顾不得什么,就那么赤着身子下了床,一把就将陈波给推到了木桶里。

“噗通!”

凤仪婶也跳了进去,同时将陈波的脑袋给摁了下去。

水底下的陈波差点没喷出鼻血来,因为他清晰的看到了凤仪婶纤瘦的颈部锁骨,高耸而富有弹性的双峰。

好家伙,起码有36D吧!

陈波在心里呻吟了一句。

与此同时,徐会计等人刚好带着人走了进来!

一伙人看到了周凤仪背对着他们沐浴,擦洗身子的场景。

众人急忙转过身去。

看到周凤仪那洁白如玉的后背,徐会计和村长孙长贵相继咽了口唾沫,一时间都看得呆了,目光里止不住的淫邪之色。

“你们干什么?赶紧出去!”周凤仪装作受惊的样子骂道。

村长周长贵和徐会计这才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俩人打量了下房间后,发现没人。

周富贵面色不善的看着徐会计,那表情仿佛是说你他妈在逗我?人呢?

徐会计讪讪的笑了笑,转而对周凤仪问道:“凤仪,我问你,陈波呢?”

“什么陈波?想找陈波得去他家啊,你来老娘这里做什么?”周凤仪不给徐会计好脸色看,一想到徐会计喂自己吃迷药,还想对她胡来,周凤仪就恨得牙痒痒。

徐会计显然是不相信,冷哼道:“少装蒜了,我亲眼看到陈波到你这儿来的!”

“既然你说陈波在我这里,证据呢?有本事你找出来啊!”周凤仪紧张得下意识又夹紧了下双腿。

闻言,徐会计仍旧不死心的扫视了下房间,可还是没什么收获。

“找不到?这下你们没话可说了吧?赶紧给我滚出去,要不然等乡长下乡后,我一定投诉你们!”

“徐会计,你是不是看错了?再说凤仪也不像是那样的人!”

“就是,浪费大家时间,俺还有秧苗没有栽呢,先走了!”

“……”

一时间,村民们齐齐炸了,个个嘀咕了句,转身就要离开。

见此,孙长贵恨恨的瞪了一眼徐会计,也打算回去,可就在他转身的那一刻,发现地上的脚印不对劲。

那是一个男人鞋子的脚印,根本不可能像是周凤仪的。

顺着脚印的方向游走,孙长贵的目光再次放在了周凤仪的木桶上面,他朝徐会计示意了下地上的脚印。

徐会计也反应了过来,嘴角流露出一抹阴冷的弧度,大喊了一声:“大伙儿都等等,我敢肯定陈波就在这里面!”

听到这话,陈波和周凤仪的心齐齐咯噔了下。

村民们纷纷止步,一脸疑惑的看着徐会计。

只见孙长贵朝徐会计挤了挤眼,徐会计会意后一步一步的向着木桶的方向走了过去。

很明显是猜到了陈波就在水桶里。

感觉到脚步声越来越近,陈波急了,想要冒头出来,却被周凤仪的双腿死死夹住。

周凤仪俏脸一变,整颗芳心都剧烈的跳动了起来,只听她骂道:“杀千刀的徐大明,我可告诉你了啊,你要是过来看到了不该看的,要么娶我,要么跟我去派出所!”

我只想草你,才不娶你呢,更不想去派出所。

徐大明暗自腹诽句,一想到但凡嫁给周凤仪的男人没有一个长命的,他硬生生的止住了步伐,说什么也不愿意过去了。

为了避嫌,孙长贵当然也不会过去,可他还是不死心,眼珠子转了几下,在看到身后徐会计家的徐小蛮后,突然说道:“要不这样吧,我们换一个女的过去看看,要是陈波真不在里面的话,就证明我们错怪凤仪了,我亲自跟你道歉!”

“对,小孩子不会撒谎的,小蛮,你过去看看陈波是不是在里面!”徐会计出声附和道,伸手朝着自己女儿招了招手。

徐小蛮是徐会计的女儿,人长得很是清纯漂亮,比陈波小三岁,正在县里上高中,这次回来只待几天就要回去参加高考。

闻言,徐小蛮怯生生的从人群里出来,缓缓走向木桶那边。

一时间,隔着洗澡水,陈波和徐小蛮四目相对。

陈波从小蛮的目光里看到了震惊,陈波心道完了,自己暴露了!

就在他想要出去的时候,发现凤仪婶用腿夹了夹自己,硬是不让他出去。

徐会计一脸期待的看着徐小蛮问道:“小蛮,陈波在里面吗?”

徐小蛮看了看水里的陈波后,俏脸一红,转过身摇了摇头,说道:“爹,小波哥没在里面!”

闻言,周凤仪紧蹙的峨眉总算是松缓了下来,陈波也长舒了一口气,暗道好险。

徐会计似乎是有些不甘心,再次问道:“你确定?”

见到自己的老爹不高兴了,单纯的徐小蛮露出犹豫的样子。

“大根啊,你睁开眼看看吧,你死了以后,谁都嫌弃我,给我取了个外号活阎王不说,现在他们更过分,还想侮辱我的清白!”见此,周凤仪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把自己死去的老公也提了出来。

“徐会计,你这样做有些过分了啊!”

“哎,一场误会,大家都散了吧,凤仪也是个苦命人儿!”

“把大家当猴耍是吧?”

这下众人再也止不住的开始数落徐会计的不是,各自相继离开了周凤仪的家里。

一时间,现场只剩下孙长贵和徐会计,徐小蛮三个人。

“徐大明,怎么滴?难道你还想亲自过来看看?”见到徐会计还不走,周凤仪的心里虽然紧张,可还是硬着头皮说道。

“哼!”

“小蛮,我们走!”

孙长贵冷哼了一声,阴沉着张脸转身就离开了,徐会计擦了擦汗也跟了上去。

等了一会儿,在确信他们是真的走了之后,周凤仪才松了一口气,小声说道:“小波,你可以出来了!”

“婶,刚才真是好险啊!”陈波从水里钻了出来,忍不住的后怕道。

周凤仪也惊魂未定的拍了拍胸部,惹得胸前的双峰颤抖不已:“是啊,好险,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你小子憋气的功夫可以啊,硬是在水里憋了十多分钟没事!”

说到这里,陈波也才意识到自己的肺活量好像突然间增强了。

难道是和自己脑海中的那个紫金蛤蟆有关?

“憋气长好啊,说明我接吻的功夫厉害!”

“滚,你个小色胚!”

“对了,我奇怪的是,当时小蛮明明看到了你,为什么没有说出来呢?”周凤仪好奇的问道。

陈波也是一脸懵逼的道:“我也不清楚,我还记得小时候我扒小蛮的裤子,结果被她甩了一巴掌来着,按理说她是记恨我的啊!”

“小波,小蛮还小,你可别对她有什么不好的想法!”

“汗,婶,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陈波瞬间无语。

“哼,还有,你给我记住了,今天的事情不能说出去,否则老娘阉了你!”

陈波装傻充愣的问道:“今天什么事情啊?”

“就是,就是你用手给我……”周凤仪下意识的脱口而出,说了半句才意识到自己上当了,瞪了一眼陈波,一对丹凤眼水汪汪的,煞是诱人。

今天的事情着实给她造成了不小的冲击,尤其是陈波给她治病的那一段,自从老公死后,她的心扉还是第一次完全敞开。

心神恍惚间,她竟然湿了……

察觉到周凤仪的异样,陈波的目光止不住的往她的娇躯上挪移,咽了口唾沫后坏笑道:“婶,你咋还不从桶里出来啊?”

“小色胚,给老娘滚!”光着身子的周凤仪暴走!

展开内容+
close

最新资讯

Copyright © 2010-2018 联系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