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快三计划-pk10计划软件手机版ios_pk10计划倍投器_北京赛车pk计划app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 > 军门密爱:最强宠婚

一分彩票计划人工

军门密爱:最强宠婚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04-07 19:15

评语:这是一个腹黑御姐国安特工,重生为清纯玉女军医。天使外表小恶魔的心,俘虏并治愈特种大队暴君司令,兼夺家产,虐人渣,洗刷叛国罪名的热闹故事。

主角凌冽罗溪小说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是作者却月凌风最新完结的一部重生类小说,描述了:不就是抱了他的宝贝,睡了他的床。结果偷袭不成反被压,还被便宜占尽丢出门。暴君!此仇不报非...姑奶奶。几天后,某特种大队司令部里,空降一心理辅导员,专治某暴君司令。一言不合就扣分,满眼都是XXX,等着领导请喝茶吧。某暴君想枪毙这货的心都有。一个不服管,一个不服输。每天都是压与被压的限制级戏码。小恶魔对大暴君。斗得天昏地暗,爱得死去活来。某军爷开头有多横,结尾有多奴。直把个腹黑恶魔小娇妻宠到人神共愤。他,某军区特种大队司令,冷漠孤傲,出名的暴君。她,原国安王牌特工,腹黑御姐,作风大胆出手狠辣。一朝重生,偏偏成了心地纯良的清纯玉女,兼豪门弃女。人前白莲花人后小恶魔,高冷萝莉傻白甜,戏精附身,信手拈来。柔道散打跆拳道,样样精通,就是这么霸气侧漏。虏获并治愈军爷忠犬一只。捎带手的夺家产,虐人渣,洗刷叛国罪名。彪悍的人生不用解释。

精彩章节

帝京大酒店,豪华套房。

“宝贝儿,躺好~”

罗溪很听话,身子一软,陷进柔适的大床里。

沈思博的视线随即贪婪的抚过……

粉雕玉琢的小脸漾着迷醉的红,水嘟嘟的嫩唇犹如可口的蜜桃儿,瓷白的粉颈,精致的锁骨……

纯净宛若天使的美人,反而激发了他罪恶的破坏欲。

要将这洁白玷污的邪念令他抑制不住的兴奋,喉结不由滚动了一下。

这厮果然没安好心,把她灌醉带来开房,想生米煮成熟饭逼她嫁给他?

做梦!她可不是原先那个柔弱的小丫头。

天使的外表…没错,却寄着一颗小恶魔的灵魂。

今晚就废了这只癞蛤蟆,叫他彻底断了念想。

脑子里盘算,身体依旧躺着装醉。

事实上也不算装。

原来她千杯不醉。

可重生的这副身体却对酒精极其敏感,说‘一杯倒’丝毫都不夸张。

刚才配合这厮玩命地喝了一堆红的白的五颜六色的。

现在委实有点招架不住。

必须在手脚彻底软掉之前解决,时间紧迫……

“小溪~我一定会好好疼你…”愈发粗重的嗓音,让她浑身膈应。

沈思博已迫不及待的解领带,脱外套,胡乱朝纯毛地毯上一丢,又动手解她大衣上的腰带。

床垫随着他放肆的动作不住摇颤,罗溪却在心中冷笑,暗自捏紧拳头。

突然,“DaLaDaLa~”手机铃声响起。

沈思博动作微滞。

“DaLaDaLa~”铃声不依不饶的继续。

他不耐烦的咋舌,直起身体从裤袋里掏出手机瞄一眼屏幕,又看看床上一动不动的醉美人,这才接通电话,转身快步走出房门。

“喂,宝贝啊~公司有急事……晚一点我就来陪你…”

房门留着一条缝儿,声音从外间传进来。

是这厮的姘头?

“宝贝儿,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我发誓……”

满嘴胡扯,真TM不要脸。

今晚沈思博的所作所为十有八九是沈兰的授意,如果揭穿他有姘头的事实,狠狠撕碎这帮人假惺惺的嘴脸…比现在暴揍这厮更爽。

今天就先放过他,好戏留到后头…

打定主意,她翻身下了床。

两脚一着地好似踩着棉花,酒劲已经上来。

沈思博还在外面对着电话花言巧语。

她来到窗帘前面,拉开,隔着玻璃门外面是个小阳台。

阳台上寒风扑面,刺骨的冷。

朝下面看,十几层的高度。

虽说下面有个草坪,但掉下去生还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小溪?”

是沈思博,他已经回到卧房里,却发现双人床空了。

冲进浴室,没有人。

再走出来,一眼瞧见大落地窗帘正随风鼓动。

他猛地大步走过去,唰地拉开。

外面的小阳台,空无一人。

冷风吹得他打了个哆嗦,本能地探头朝下面看……

12月的天气,他突然从头到脚出了一身汗——

冷汗。

楼下的草坪里——趴着一个人!

他足足愣了三分钟,手发颤腿发软。

急匆匆掏出电话,指尖按在号码上忽又停住。

思索片刻,回身跑进房间,外套也顾不得穿就猛拉开房门狂奔出去。

匆忙间他没注意到,大床上的枕头少了一个……

罗溪,此时蜷缩在隔壁阳台的角落里。

这阳台与刚才那个相隔不到3米,刚才可算是舍命一跳。

这点距离要在以前,对她这个国安局王牌特工来说,也就是轻松一跃。

但现在这副身体加上酒劲儿,耗尽全部力气不说还摔得浑身散了架。

听旁边的动静,沈思博应该已经离开。

再等一会儿的话,她就要冻僵了。

那件沈思博送的昂贵大衣已经牺牲,绑着枕头丢下了楼。

目前身上只剩丝绸衬衫与撑开一条大裂缝的短裙。

刚才他看到的不过是件衣服,但那种情况下,惯性思维会让人脑自然联想到“尸体”,不吓他个半死才怪。

想占她的便宜?怕他一条命不够。

心中畅快,缓缓展开四肢,爬到玻璃门前。

剧烈运动加速了酒精的作用,两腿虚浮已难以站立,爬也是高一手低一脚的。

这座阳台很大,幸运的是,通往卧房的玻璃门微微敞着。

罗溪像只偷腥的猫,悄无声息地钻了进去。

房间里没有开灯,借着窗帘半开的超大落地窗透进的光线辨别,这卧房……真特么豪华!

与之相比,他们那个豪华套间真是愧对了‘豪华’二字。

镶嵌着繁复罗马线的天花板中央,垂着一盏气质华美的水晶吊灯。

极尽奢华的墙壁饰面、精致考究的家具陈设无处不彰显尊贵荣耀。

中央还赫然摆放一张kingsize的四柱大床!

霸气侧漏,宛如宫殿。

X!竟然是总统套房!

房间里整洁清新,应该没有客人入住。

绕过窗边的贵妃椅,沿着柔糯的长毛地毯歪歪扭扭爬到床前。

这段距离也费了她不少功夫,现在脑袋昏沉,四肢像踩在云端,全凭一股意志力在支撑。

暂时在这里歇一歇,她强打精神盘算着。

费劲巴力地爬上大床,掀开被子…

妈呀~

什么东西?

被窝里竟藏着个黑乎乎圆滚滚的不明物体。

她用手指戳一戳,表面是柔软的绒毛,极顺滑。

原来是个长形抱枕或绒毛玩具之类的东西。

这虽不寻常,但此时的罗溪已经没有多余的思考能力。

钻进鹅毛被子里,被淡淡的太阳味儿包围,身下是超乎想象的柔软舒适,精神顿时垮下,疲惫感空前袭来。

她很快失去了意识。

**

房门打开,大岛搀着一副壮实的身躯踉跄着走进来。

房间太大,外间的灯光射进来,只照亮了一小部分。

“当心,头儿。”大岛嘴里提醒。

他扶着凌冽来到床边。

昏暗里隐约能看到这张kingsize的大床上鼓起了一块。

他并不感到惊奇,那是头儿睡觉时必须抱着的东西。

但这是顶级机密,只有极少数人知道。

凌冽沉重的身躯压在柔软的床垫上,大岛替他脱掉皮鞋。

“你去吧~大岛。”凌冽咕哝着。

“是,我就在外面。”

拉过被子替他盖上,悄无声息地退出去。

每年的今天,他都会这样醉一次。

因为这是个特别的日子。

烂醉的男人往被子里拱了拱,贴上鼓起的那个东西。

搂住,沉睡。

被酒精严重麻痹的大脑没有识别出,抱在怀里的“东西”和平时很不一样。

**

咕咚闷响。

惊醒。

刺眼的阳光照得眼前晃白。

啊~酸、痛、胀。

浑身像被人暴打过一样的痛苦。

刚才屁股上又狠狠挨了一记,霍霍的疼。

罗溪把眼睛撑开一条缝,慢慢适应着阳光。

浑浑噩噩地从长毛地毯上坐起来,屁股下面垫着个大抱枕。

眼前是一张大的过分的床。

床上坐着个男人。

被子滑落腰间,上身……完全赤裸着。

咕噜…

口水滚下喉头。

哎妈,这人的身材,比学校体能教官的还标准。

二头肌、三头肌、胸肌……腹肌有二、四、六,下面的……可惜叫被子挡住了。

难得的是,每一处肌理的轮廓都恰到好处,清晰分明又没有过分突出之感。

简直就是行走的肌肉标本。

……好想摸。

“你他妈谁?”

肌肉标本突然发话,语气很粗暴。

丫的!好嚣张。

刚才就是他大脚丫子把她踹下床的!还踹在她的屁股上。

抬眼对上一双阴沉的黑瞳,罗溪禁不住一个激灵。

好冷……

逼人的冷厉,扫荡着她的每个毛孔。

这双眼睛要不是长在这样一张帅到丧心病狂的脸上,她一定会以为自己看到了一只猛醒的野兽。

老天爷仿佛把最好看的五官同时都给了他,并且还精心的搭配过。

线条、轮廓,无死角。

冷邃眸子里毫不掩饰的桀骜,给他的英朗又增添了几分狂野不羁的味儿。

这身材…这颜值…

罗溪的小心脏不由扑通扑通狂跳。

这一大早的,暴力肌肉美男……好刺激。

冰刀一样的目光从她脸上缓缓下移,直看得她胸前凉飕飕冒寒气。

寒气?不对,低头一看,我去!领口啥时候咧开这么老大?

嫩白的两个半球和黑色蕾丝内衣全都暴露无疑。

一把攥紧领口。

嗯?

白花花的大腿也从裙子裂开的地方露出来,黑色小内内的边缘若隐若现。

想起来了!

昨晚本打算在这里休息一下,没想到竟然睡死过去。

夜里身体像是被什么东西箍着,死沉死沉的。

思绪一股脑涌上来,大眼珠子叽里咕噜地在他身上转来转去。

咳咳,她不会和这个肌肉美男做了……

呼——

凌冽突然站起来,虎瞳微动一道厉光闪过。吓得她往后一缩。

他的下身还穿着黑色修身西裤,略微皱巴,明显是睡觉压出了折痕。

唉~看来他们没做什么不可描述的事。

不过听说男人早晨那啥很旺盛,他不会现在想……

他,他径直踩着大床走过来了!

这凶猛劲……

可罗溪虽有贼心却没贼胆,慌忙从床上扯下被子把自己裹成了个烧麦。

他已经大步跨下床沿,俯下身,伸出大手。

“我警告你别胡来……”

她又缩了缩身子。

他直接无视她,抓住,用力一抽。

把压在她身下的大抱枕硬生生抽了出来。

顺带掀了她一个大跟头。

就看一个圆呼的小烧麦就地一滚,脑袋磕在地毯上。

好在地毯很软和。

X!真横!

凌冽看都没看她一眼,一对浓眉紧紧皱着,阴索索地盯着被压得惨不忍睹的大抱枕。

在他眼里,一个大活人还不如一个毛绒玩具?

昨晚太黑了没看清,那个大抱枕的造型是只虎鲸。

黑脊背,白肚皮,又圆又萌的脑袋,背上和两侧翘着小小的鱼鳍。目测几乎跟她一边儿高。

他单手抱着虎鲸的圆脑袋,尾巴拖在地毯上,有种说不出的违和感。

“你到底什么人?怎么进来的?快说!”

他的虎鲸遭这货“蹂躏”,邪火直往上窜。

这家伙少说也在185以上,居高临下口气摄人,跟审犯人似的。

“我敢说,你敢信吗?”

“只要你说实话!”

当当,敲门声。

“头儿?”房间里的声音惊动了外间的大岛。

凌冽目光转向房门,嘴唇刚刚张开,想叫他进来。

罗溪突然如离弦之箭,倏地朝他身上扑过去。

现在这副样子绝不能被其他人看到,这是她脑袋里唯一的想法。

先控制住这家伙再说。

然而——

暴力肌肉美男并不是徒有其表。

弹指一挥间…

罗溪反被他按在了床上!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短篇言情 重生种田 都市宠文
短篇言情
短篇言情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短篇言情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短篇言情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重生种田
重生种田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重生种田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重生种田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都市宠文
都市宠文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都市宠文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都市宠文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最新资讯

Copyright © 2010-2018 联系QQ: